嗷呜我看见了小太阳

emmmmm大家不要关注我啊,高三党难讲几个月没消息的_(:з」∠)_

【凌李】 你好,2018

2017年的最后一天,小李警官很郁闷。

凌大院长平时不许他吃太多零食,薯片什么的限月供应。这不元旦有了假期,李熏然早早开始储存零食,什么饼干薯片小辣条,瓜子果脯小肉干,通通屯着,打算跨年的时候吃个爽。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几天前李熏然不慎加入了流感大军。啊嚏啊嚏了小半个星期不说,追个抢包贼后贪凉脱了外套,当天就晚上头疼脑热起来,软趴趴的窝在被子里,玩手机。

凌远回来的时候客厅亮着灯,但没人。轻手轻脚进了房间,见小夜灯亮着,被窝里隆起一坨,只当李熏然是睡了,正准备关了门出去先煮饭。没想到床边哐啷一声,接着响起李熏然惊醒的声音:“我的手机!”

“老凌?”李熏然捡起手机,回头看到倚着门框的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声音透着心虚。

“又躺着玩手机睡着了吧?”凌远走过去,坐在床边。

李熏然心虚,凌大院长严令禁止他躺在床上玩手机。本来只是口头上训训,结果有几次凌远加班,大半夜回到家发现李熏然搂着手机睡得正香,就开始严打这种行为。

这回可好,直接撞枪口上了。

“老凌”,李熏然可怜巴巴的凑过去,“我头有点疼……”他把自己塞进凌远怀里,还皱了皱眉,嘴角却小小的上扬。

凌远只当哄他,手摸上怀里人的额头,却有异样的温度从手下传来,他低下头,用额头去碰李熏然的额头。

“熏然,你发烧了。”凌远扯过身后的被子把李熏然裹起来,站起身去客厅拿医药箱。

被裹成被子坨的李熏然一脸懵逼,刚刚只不过是装着骗骗老凌,想浑水摸鱼,怎么假戏成真了?

38.9

李熏然更加懵逼了。

凌远把买回来的排骨冰到了冰箱,开火熬上了粥,再拍了姜煮了一锅火辣辣的姜糖水,倒了一杯拿去给李熏然。

李熏然这下彻底软成一瘫,捧着杯子呼呼吹着热气,喝一口,看一下坐在旁边的凌远,再喝一口。

“老凌,我元旦之前能好么?”凌远又量了一次体温,还是38.9,突然听到李熏然这么问他,心里又气又好笑,捂了他的手问:“你脱外套的时候怎么就不这么想想呢?”

小李警官无话可说。

凌远一晚上没睡好,久不久给李熏然量体温,吃了药之后温度降了不少,凌远才稍稍眯了会。

第二天早上李熏然醒来,打了个哈欠,喉咙的疼痛让他的瞌睡虫立马投降。凌远进了房间,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温度好像又上来了。

“感觉怎么样?难受吗?”凌远揉了揉李熏然一头小卷毛。

“咳咳,老凌,喉咙疼……咳咳”李熏然咽了咽口水,痛的皱了眉头。

“张嘴,啊--”凌远拿了压舌板手电筒,一检查,得,扁桃体发炎。

李熏然死心,今天已经是三十号了,计划彻底泡汤。

2017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李熏然抱着一杯姜糖水窝在沙发上看着乱七八糟的跨年晚会,茶几上堆着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零食。

凌远坐在一边削水果,突然李熏然哐的放下水杯,拖了个纸箱子,气呼呼的把零食们呼啦一下赶到箱子里,合上箱子的时候,又不舍的戳了戳鼓鼓的薯片,摸了摸饼干,然后咳咳咳的把箱子合上,推到一边。

眼不见,心不烦!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小剧场,笑着把四仰八叉瘫在沙发上的小李警官搂在怀里,亲了亲李熏然的脸,说:“你让你的零食大军们休息休息,陪你跨个年。”他把李熏然的手机递给他,“我陪你玩游戏,怎么样?”

李熏然拿过手机,往凌远腿上一躺,“来来来,看我不把你咳咳咳……”

2017年的最后一分钟,李熏然赢了凌远,盒盒盒咳咳咳的举着手机乱晃,一头小卷毛得意的支楞着。

2018年的第一分钟,凌远吻了吻李熏然。看着小狮子亮闪闪的大眼睛,鲜活的,充满阳光的,虽然现在带着点流感病毒的小爱人,凌远眼里是暖的,心里是热的。

2018年,愿你健康顺心。

2018年,愿你平安喜乐。



2018年,大家好啊!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