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我看见了小太阳

emmmmm大家不要关注我啊,高三党难讲几个月没消息的_(:з」∠)_

三周年快乐!

我会一直在(・ω< )★

带我走进楼诚的世界,

让我认识了小狮子和他的凌院长,

小狐狸和他的大鳄,

…………

清和大大回来了!!!


你看,大晴天!!!

大概世界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

【占tag我的错】




在这漆黑的夜空

伴着旖旎的水汽还是雾霾

旋转的飞上了天

深沉而热烈的

绽放

绽放成一朵绚丽的烟花

耳边传来的

是我的心中的呐喊

犹如十万响的鞭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感谢楼诚            感谢铜矿      

更加心甘情愿的在坑底躺平_(:з」∠)_




【多CP】一张老照片


【又名老年大哥的感悟青春】

不是,并没有,不要乱说【否定三连】

迟迟迟迟迟迟迟到的春节贺文【我知道很晚了已经过了春节了捂脸(*/∇\*)】

私设幼年动物化,长大了就成人了_(:з」∠)_

ooc都是我的我的我的

小时候,一到大年三十那天,明诚除了张罗着弄年夜饭之外,还有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把小崽子们全部洗干净。

当然,明楼负责把小崽子们赶进浴室。这是今晚可以在饭桌上享受阿诚招牌红烧肉的必要任务。

先拿一串冰糖葫芦就可以轻松诱拐雪地里撒着欢的卷毛小狮子李熏然,先喂一颗他就会死心塌地口水嘀嗒的跟着。

接着从屋子里的沙发上拎起目不转睛看电视的小老虎季白,这时要把地上的李熏然也抱起来,不然他会撒娇撒泼,更重要的是以免他把口水流得满地都是,最后挨数落的还是自己。

还有最后一个。

明楼左手托着小老虎,右手搂着小狮子,拐到电视柜旁边的杂志堆里,从一堆花花绿绿时尚杂志里扒拉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接着翻出一只红毛的小狐狸赵启平。

大功告成的明楼把一堆毛茸茸成功带到了浴室,明诚已经在那等着了。接过想逃跑季白,再接过挣扎赵启平,全部像下汤圆一样下到装满水的浴缸里。最后从一脸嫌弃的明楼怀里抱过睡的四仰八叉的李熏然,开始洗澡大业。明楼则回楼上换掉印着李熏然口水印的衬衫……

刚睡醒的李熏然迷迷糊糊的被湿了水,搓了满身泡泡。明诚先搓了个泡泡狮子头,再搓了搓肉乎乎的狮子腿,揉了揉狮子尾巴,换来小狮子奶声奶气的超凶的吼叫。

明诚盒盒盒的把一身泡泡的李熏然放到一边,捉了季白一样从头搓到尾,期间李熏然甩了他一身泡泡,赵启平溅了他一身水。

等到把三个泥崽子全部变成泡泡崽子,明诚也已经是个泡泡人了。

脚边赵启平正试图用爪子把身上的泡泡往季白头上堆,季白甩着头反击,李熏然蹲在赵启平身后,盯着晃来晃去的泡泡大尾巴,头上顶着一堆滑稽的泡泡发型。

『阿诚,弄好了没?』明楼敲敲门,但没推门进来,毕竟去年就是因为开了门,小崽子们全窜了出去,增加了好几倍劳动量。

『先生,你拿相机来一下。』

咔嚓一下,一室欢乐。

而如今,倒是没有机会像当年一样了。




‌因为三个崽子都找到了各自的监护人替他们洗澡【并不是】

『诶,你说他们在干嘛呢?』赵启平在厨房远远看见谭宗明凌远庄恕围在茶几前看着什么,『个个笑得一脸褶子……』

完成完洗碗任务的两人凑到茶几旁,看到明楼为首的四巨头正翻看着一本相册。

明诚和季白各端了一盘水果过来,明诚一看见面上的那张照片就乐了。

『这张照片还是你们仨小时候照的,盒盒盒,傻得不行。』

『三儿,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会来事。』庄恕饶有兴趣的看着照片上的小老虎往赵启平头上堆了高高的泡沫。

赵启平凑近相册『我这是在干嘛……』

照片上小狐狸一头泡泡山,张着嘴不知道是怎么了。

明诚盒盒盒了半天停不下来,明楼伸手指了指赵启平的泡泡尾巴后面的李熏然。

『你被熏然咬了。』

坐在凌远腿上乖乖接受水果投喂的李熏然听罢也凑了上去。

『我咬平平?我怎么不记得啊?』

明诚盒盒盒渴了,喝了口茶,指着照片说出了当年那快门下的一瞬间。

明楼拿了相机,站在门口咔嚓一声。

季白刚好完成他的堆高大业,赵启平气的伸爪要去挠他。李熏然盯着赵启平被白白的泡泡裹着的红色尾巴,红白红白的就好像放了草莓酱的香草味冰激凌。李熏然早就饿了,碰巧之前又被明楼喂了一个冰糖葫芦,里面包的山楂让他现在更饿了。

于是一身泡泡的小狮子张大了嘴,嗷呜一下把小狐狸的尾巴咬了个结结实实。

后续自然又是一片混乱,被咬疼了的小狐狸往前一窜,一爪子挠上了小老虎,小狮子坐在后面苦着脸用爪子扒拉着嘴里的泡沫,然而越弄越多……

照片里一室欢乐,如今看照片的人同样一片欢乐。

赵启平追着李熏然算老帐,庄恕拉着季白继续翻着那本相册,凌院长和谭总看着活力四射的小爱人满屋子乱窜,相视着无奈的摇头。

明楼坐在沙发上,电视机正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喜庆的开场音乐中明诚递来杯刚沏好的热茶。

明楼看着笑着训斥两个猴崽子不许乱窜的明诚,满面笑意。

他的阿诚,和照片里那个挽了袖子一身泡沫仰头大笑的人一样,还是鲜活明朗的。

任时光飞逝,也还是他的阿诚。

论最后大哥的老年危机【并没有。

本来想赶在元宵节发的,毕竟还算是新年的尾巴

现在嘛emmmmm

那就让大家回味一下刚刚过完的春节吧!!!【我一定治好我的拖延症啊啊啊啊啊】

【凌李】 你好,2018

2017年的最后一天,小李警官很郁闷。

凌大院长平时不许他吃太多零食,薯片什么的限月供应。这不元旦有了假期,李熏然早早开始储存零食,什么饼干薯片小辣条,瓜子果脯小肉干,通通屯着,打算跨年的时候吃个爽。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几天前李熏然不慎加入了流感大军。啊嚏啊嚏了小半个星期不说,追个抢包贼后贪凉脱了外套,当天就晚上头疼脑热起来,软趴趴的窝在被子里,玩手机。

凌远回来的时候客厅亮着灯,但没人。轻手轻脚进了房间,见小夜灯亮着,被窝里隆起一坨,只当李熏然是睡了,正准备关了门出去先煮饭。没想到床边哐啷一声,接着响起李熏然惊醒的声音:“我的手机!”

“老凌?”李熏然捡起手机,回头看到倚着门框的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声音透着心虚。

“又躺着玩手机睡着了吧?”凌远走过去,坐在床边。

李熏然心虚,凌大院长严令禁止他躺在床上玩手机。本来只是口头上训训,结果有几次凌远加班,大半夜回到家发现李熏然搂着手机睡得正香,就开始严打这种行为。

这回可好,直接撞枪口上了。

“老凌”,李熏然可怜巴巴的凑过去,“我头有点疼……”他把自己塞进凌远怀里,还皱了皱眉,嘴角却小小的上扬。

凌远只当哄他,手摸上怀里人的额头,却有异样的温度从手下传来,他低下头,用额头去碰李熏然的额头。

“熏然,你发烧了。”凌远扯过身后的被子把李熏然裹起来,站起身去客厅拿医药箱。

被裹成被子坨的李熏然一脸懵逼,刚刚只不过是装着骗骗老凌,想浑水摸鱼,怎么假戏成真了?

38.9

李熏然更加懵逼了。

凌远把买回来的排骨冰到了冰箱,开火熬上了粥,再拍了姜煮了一锅火辣辣的姜糖水,倒了一杯拿去给李熏然。

李熏然这下彻底软成一瘫,捧着杯子呼呼吹着热气,喝一口,看一下坐在旁边的凌远,再喝一口。

“老凌,我元旦之前能好么?”凌远又量了一次体温,还是38.9,突然听到李熏然这么问他,心里又气又好笑,捂了他的手问:“你脱外套的时候怎么就不这么想想呢?”

小李警官无话可说。

凌远一晚上没睡好,久不久给李熏然量体温,吃了药之后温度降了不少,凌远才稍稍眯了会。

第二天早上李熏然醒来,打了个哈欠,喉咙的疼痛让他的瞌睡虫立马投降。凌远进了房间,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温度好像又上来了。

“感觉怎么样?难受吗?”凌远揉了揉李熏然一头小卷毛。

“咳咳,老凌,喉咙疼……咳咳”李熏然咽了咽口水,痛的皱了眉头。

“张嘴,啊--”凌远拿了压舌板手电筒,一检查,得,扁桃体发炎。

李熏然死心,今天已经是三十号了,计划彻底泡汤。

2017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李熏然抱着一杯姜糖水窝在沙发上看着乱七八糟的跨年晚会,茶几上堆着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零食。

凌远坐在一边削水果,突然李熏然哐的放下水杯,拖了个纸箱子,气呼呼的把零食们呼啦一下赶到箱子里,合上箱子的时候,又不舍的戳了戳鼓鼓的薯片,摸了摸饼干,然后咳咳咳的把箱子合上,推到一边。

眼不见,心不烦!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小剧场,笑着把四仰八叉瘫在沙发上的小李警官搂在怀里,亲了亲李熏然的脸,说:“你让你的零食大军们休息休息,陪你跨个年。”他把李熏然的手机递给他,“我陪你玩游戏,怎么样?”

李熏然拿过手机,往凌远腿上一躺,“来来来,看我不把你咳咳咳……”

2017年的最后一分钟,李熏然赢了凌远,盒盒盒咳咳咳的举着手机乱晃,一头小卷毛得意的支楞着。

2018年的第一分钟,凌远吻了吻李熏然。看着小狮子亮闪闪的大眼睛,鲜活的,充满阳光的,虽然现在带着点流感病毒的小爱人,凌远眼里是暖的,心里是热的。

2018年,愿你健康顺心。

2018年,愿你平安喜乐。



2018年,大家好啊!

然然三哥我本命~( ̄▽ ̄~)~